轶事九论>青春>【pjsk】 > 女装受/?喘
    今天早上类罕见的起的很早,甚至还有富裕的时间准备了早饭。当司坐在餐桌上时类已经将自己的那份吃完,撑着头笑眯眯的看着司,盯得司有些后背发毛。

    司踌躇着在想怎么开口,毕竟今天是他的生日,虽然说现在因为工作原因没办法和家人一起过,但是能和Wondernds×Showtime的大家,还有sekai里的各位一起他也是很开心的!

    “司君。”

    类似乎看出了司在想什么,又说:“我没有忘记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在今天会有专属于你的秘密惊喜哦。”

    当啷。

    司手上的筷子直直的掉到了地板上,当他慌忙去捡时却又撞到桌底,整个桌子都震了起来。类看着司这幅样子只是抿着嘴笑,在司站起来后又拍了拍他落在身上的灰,替他揉了揉磕到的额头,又在他脸上吻了一下。

    “呼呼~司君,没必要这么激动吧?还是说平时的刺激太少,需要我再多多‘训练’一下呢?”类依旧是笑眯眯的,看着司的眼睛,两手搂着他的脖子往他身上贴。

    司从类的眼神里看出来点什么别的东西,但他没敢细想,觉得再这样和类纠缠下去绝对会迟到的……

    于是他很快的在类的嘴上回吻了一下,逃也似的光速跑出了门。

    类依旧站在那个位置,指节抚过刚被司亲过的位置,脸红了一片。

    结果司在午休期间收到了一张像是色情游戏的广告一般的类的自拍照。

    类拍照的角度选的很刻意,从身侧斜上方的角度能很清晰的看见胸口露出那一大片白花花的肌肤。身上穿的是叫什么女仆装的裙子,本来应该被丰满胸部撑起来的布料松垮的耷拉下来,甚至能看见一点若隐若现的粉色乳晕。白色的蕾丝花边在他脖子上绕了一圈,类还用丝带在上面系了一个蝴蝶结,红色的丝带末端就那样柔软的从胸口处滑了进去。裙子很短,很直接的露出了半截大腿,黑色的花边丝袜在白皙的腿上勒出了一点肉感。

    看见照片的一瞬间司被吓了一跳,刚想大叫却又咬到自己的舌头,只能捂着嘴红着脸盯着那张照片,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刚磕磕巴巴的打了个问号发出去,类的回复就发来了。

    “这个就是我给司君的秘密惊喜哦,司君喜欢吗?”

    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到对方那恶作剧得逞时的笑眯眯的表情。

    司完全说不上是什么感受,只觉得类穿着这种衣服,拍这种照片,实在是太超过了……

    于是他就这样发出去了:“类,这样也太超过了吧……”

    “那司君要好好工作哦,我会在家里等着你的。”

    整个下午司都坐立难安,睁眼闭眼脑子里全是类白花花的胸口和大腿。一到下班时间司很迅速的冲进了电车里,结果到了家门口忽然就冷静下来了。司甚至有点紧张,插钥匙的时候手都在抖,结果刚开门的瞬间就被家里的情景吓的一个哆嗦,钥匙掉在地上发出来很响的哗啦声。

    家里被收拾的太过于整齐,几乎到了诡异的程度。

    平时客厅里总会到处堆着一些类研究的小玩意,久而久之司直接把客厅的茶几撤了换成很厚实的地毯,让类能直接坐在地上去捣鼓。现在那块地方格外的干净,东西被类收拾走了之后空旷的让司很不习惯。

    听到动静的类从厨房里探出半个身子,司看见类甚至戴上了那种女仆咖啡馆里服务员会带上的荷叶边蝴蝶结发箍。“……”司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全咽下去了。类倒是笑眯眯的走过来,咯噔咯噔的高跟鞋声清脆的回荡在客厅里。他就那样走到司的面前,两只手背在身后,轻轻弯下腰,笑的像只偷腥的猫一样:“呐司君,欢迎回家哦。”司这才发现类涂了口红,颜色是浅浅的粉,衬得类更白了。又因为类的动作,裙子胸口处的布料就那样垮下来,衣服里身体的光景能被看的一清二楚。这种场景对司来说真的太超过,他红着脸把头往后仰了一点靠在门上,一只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问到:“唔……类,就算是秘密惊喜,穿成这个样子也太色情了吧……”类依旧是笑着的,手像蛇一样攀上司的脖子,借着身高的优势把司整个人压在门上,伸出条腿卡在司的双腿间摩擦着,在他泛红的耳边轻语:“呼呼,我只是单纯的觉得司君会喜欢看我穿这种衣服,所以就拜托瑞希做了一整套哦,你不喜欢吗?”

    又是这种撒娇一样尾音上扬的腔调……像猫一样,司想。

    司默默的吞了口口水,整个人都烧起来了:“不……没有……类这么穿,很漂亮哦,我……我很喜欢…”类忽然就笑了,他从司身上起来时故意在他嘴上轻快的落下一吻,笑的很得逞的将司嘴上沾着的一点口红抹开:“那司君,今天是先洗澡,先吃饭,还是先拆我这个生日礼物呢……?”类意有所指的将一只手搭在司的胸口,一只手抚上司的脸,拇指指腹摩擦着司嘴唇上被抹开的浅浅痕迹。

    司听见类说着答案很明显的选择题,后知后觉的开始害羞起来,他捂着脸,闭着眼睛开始大叫:“唔啊啊啊啊啊啊啊——!!!类穿成这样真的太可爱太超过太色情了啊……这种……这种衣服……!!!”类着看司害羞的样子,笑眯眯的扯着他的领口又亲他一口:“那司君有没有什么想对我做的事呢?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的。”